《起风了》生于乱世有种责任?靠梦想对抗二战,疫情下看更有共鸣

《起风了》的故事背景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即便烽火连天,在电影里,却几乎感受不到世局动荡;堀越二郎对梦想与爱情的专注,使他从内到外散发著一种静定的美;2020年到现在,全球也正经历着一场堪比战争的灾难,在人心恐惧不安的此刻,愿我自己与周遭的人,都同能有拥有像堀越二郎一般,不受外在喧嚣影响的安静美好。

《起风了》生于乱世有种责任?靠梦想对抗二战,疫情下看更有共鸣

《起风了》是宫崎骏迄今(2021年1月)为止的最后一部长篇动画电影,2013年上映时,我就非常感兴趣,因为听说里面有段纯粹又遗憾的爱情故事,但当时小朋友才刚出生半年多,我必须24小时待命哺喂照顾,也就不了了之,直到最近才在Netflix上看完,感觉跟过去看过的宫崎骏电影一样,心中满溢感动。

这部动画电影主要是在讲二次大战期间,日本知名飞机设计师堀越二郎的故事,爱情的部分尽管动人,但其实篇幅不大,大部分的内容在谈堀越二郎追求梦想与实践梦想的过程,非常的励志却不一点都不说教;而且男主角堀越二郎的颜值很高,虽然故事是以动画呈现,但我觉得电影里的堀越二郎与维基百科里的堀越二郎本人照片,有八成以上的相似度;而他在追寻梦想过程中,对工作的专注、专业上的自信、沉着,更让人感觉到,他是一个从内到外都很吸引人的男性;片中的女主角菜穗子,在第一次邂逅堀越二郎后多年,再度与他因缘际会相遇时说,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就已经是她心中的白马王子;如果我是菜穗子,堀越二郎也会是我心中的白马王子。

《起风了》生于乱世有种责任?靠梦想对抗二战,疫情下看更有共鸣

能一辈子忠于梦想 是一生莫大的幸福

堀越二郎小时候对飞机很有兴趣,本来的志愿是要开飞机,可惜却有近视;深具自知之明的他,知道开飞机的愿望难以实现,便把对飞机的热情,从「开飞机」转为「设计飞机」。

他以实际的行动,一步步实践梦想,从青少年时期就开始孜孜不倦地读相关的杂志书籍;堀越二郎出生的年份是在二十世纪初期的1903年,这一年是清朝光绪29年,算一算,他的青少年时期,约是台湾的民国初期,这个时期最顶尖的电机、工程等等专业都在欧美,即使当时日本已经经过19世纪明治维新的西化运动洗礼,依然落后了欧美许多;堀越二郎即使是拿到西方的专业资料,也都不放弃,一边查字典一边读,可见他对飞机的爱,真是非常强大。

《起风了》生于乱世有种责任?靠梦想对抗二战,疫情下看更有共鸣

之后他就读东京帝国大学航空工学科,毕业后便到现在三菱重工前身的三菱内燃机制造公司工作,从学生时代到工作,生活都是一成不变的简单,所思所想几乎都只有航空专业,连吃饭看着鲭鱼骨,都能联想到飞机机翼,就如同他的同学说的,堀越二郎就像教科书一样的呆板。

对于生活单纯到只有专业或工作的人,大部分的人的看法应该会跟他同学一样吧,但我却觉得,这样的人非常有魅力;无论男性或女性,能够有全心全意投入的工作或兴趣,只要不是类似赌博或吸毒的不良行为,都是很美的事情,我曾经不只一次认真地观察过专注工作的人们,在他们专注的神态中,有一种凝定的美感;而能一辈子一心一意热情不辍的投注在某项专业或志业上,更是让我非常向往的幸福人生。

或许宫崎骏也是被堀越二郎对飞机的强大热爱感动,才决定要做这部动画的吧!宫崎骏的反战是有名的,根据《起风了》的维基百科叙述,一开始想要做这部动画的是长期跟宫崎骏合作的吉卜力动画电影工作室制作人铃木敏夫,却直接遭到宫崎骏的反对,这是宫崎骏第一次驳回铃木敏夫的建议,因为堀越二郎设计的是战争武器,但后来某一天,宫崎骏得知堀越二郎生前曾经说过,他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打造一架美丽的飞机,宫崎骏才确定要做这部动画,也把这部动画的主轴锁定在梦想,想透过像堀越二郎这样一个忠于自己梦想的人物,去鼓励日本的年轻人。

《起风了》生于乱世有种责任?靠梦想对抗二战,疫情下看更有共鸣

尽管如此,宫崎骏还是透过了很多人物的嘴巴,反映他的反战想法,像剧中有一个桥段是堀越二郎下班后去熟悉的店家买西伯利亚蛋糕时,看见几个孩子在店家附近饿肚子晃荡,堀越二郎便把打算把买到的西伯利亚蛋糕送给这几个孩子,然而回到宿舍后,却被同事本庄骂他是伪善,本庄接下来讲了一堆实际数据,说明当时的日本,明明已经民不聊生,却还是砸了天文数字的经费在治军,这一段很明显的透露出宫崎骏对穷兵黩武的不以为然。

日本跟德国发起大战后,堀越二郎跟本庄更都悲观的认为日本即将毁灭,这两人都不认同战争,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设计的飞机一架架在战争中被歼灭;设计飞机、造出好飞机,是他们一辈子的梦想,但整个国家与政治环境,却把他们用尽心血的设计,用在他们不认同的地方,真是非常无奈。

其实这样的无奈,不只是堀越二郎或本庄在二次大战期间的日本会遇到的状况,也是每个时代在很多职场都会碰到的问题,在工作上,信念与现实的差距,有时大得令人叹息。

当工作的价值观与大环境冲突时 你会如何处理?

像我自己曾经待过两个产业,一个是金融业,另一个是媒体,都曾经遇过这样的问题;以大家都较熟悉的媒体产业为例,台湾媒体产业的问题,大家时有所闻,我过去在金融业担任公司媒体联络人,见识过很多专业、认真又非常有新闻从业道德的记者朋友,但这都是二十几年前比较早期的事情了,愈到后来,看得愈多的是只求「炒稿」交差的记者,甚或是记者兼业务的角色混乱;前几年我在媒体服务时,我的工作内容也不总是单纯的采访写稿,有时候,为了上司没有讲明的特殊目的,我必须去写无关产业或大众利益的文章;有时候,我也必须配合公司业务部门的需求做报导。

《起风了》生于乱世有种责任?靠梦想对抗二战,疫情下看更有共鸣

至于我曾经待过十几年的金融业,在研究员任内时,多数时候的确是秉持着专业在评估市场动向,但有时候,也必须配合公司的产品政策,给出投资建议;有段时间,我担任客户业务发展顾问,负责服务银行业务人员,看过用心服务的业务人员,但也知道,有不少业务人员,或是迫于业绩压力,或是囿于专业不足,给出不当的理财建议。

印象最深是刚担任客户业务发展顾问时,去拜访某家银行的业务人员,她年轻漂亮而且认真勤奋,当时她不分客户的年龄与经济状况,一视同仁的努力销售高收益债券基金,细聊了一下才知道,她大学念的不是商学院,学校一毕业就进了这家银行,所有的理财知识全部仰赖所服务银行的教授,但银行只教销售跟说话技巧,却没有教他们完整的理财概念,她认真照着公司教授的方法在卖商品,却不知道,高收益债券基金,在高配息的背后,代表的是高风险;她当然也不会想到,有些高龄长辈的钱,是辛辛苦苦攒了一辈子要退休养老的,这些长辈的资产并不适合用来购买这样高风险的商品;但她就是很乖巧的,按照公司的要求,不论客户的风险承担状况,全部销售同样的商品。

《起风了》生于乱世有种责任?靠梦想对抗二战,疫情下看更有共鸣

她的状况是因为专业不足,加上公司无良,但更多的是,迫于业绩压力,只要能达到公司要求,不管客户是否能够承担风险的短视;于是,今日的业绩,明日的业障;其实很多业务人员是明白这点的,然而,今日没有业绩,可能这个月就过不去公司的考核了,哪有办法想到未来?所以我常跟谘询理财建议的朋友说,对于任何人告诉你的报酬率资讯,一定要存疑;购买理财商品,尤其是投资商品,是最要需要注意的,商品本身真确的风险程度、最惨的状况会是如何,以及你能不能安然承担这份风险,而不是商品获利有多高。

佛法里有所谓的「八正道」,其中之一是「正业」,简略讲就是不要做会伤害众生的工作,比方说,为诈骗集团工作,就不是「正业」,然而很多工作,例如我刚刚提到的金融业、媒体业,这都是大众需要的产业,提供的是大众需要的服务,只是因为利益,让产业里的人与事,渐渐有了与本质不同的偏差,如果你满怀着热血,却遇到上司、公司或是整个产业的价值观,与你预期的天差地别时,你要怎么办?

坦白说,也不能怎么办,也只能乖乖依照指示办事而已,就像《起风了》的本庄与堀越二郎,他们并不认同战争,却也只能认分的做好他们的工作,如同本庄对堀越二郎说的:「我们不是军火商,只是要做出好飞机而已。」除非你没有五斗米要扛,否则你就是只能认份依照长官指示做好工作,然后在不违逆主管与公司的前提下,尽量有技巧的拉近工作的产出内容与你价值观的距离。

《起风了》生于乱世有种责任?靠梦想对抗二战,疫情下看更有共鸣

虽然堀越二郎在工作上的价值观与当时日本的政治风向不同,让人感到遗憾,但撇开这点不谈,堀越二郎在工作上是很幸运的,因为他不但能做他想做的工作,还有能与他互相鼓励、信念相同的同事,以及欣赏、支持、保护他的长官;在职场待过一定时间的人,一定都能深刻体会,很多时候,工作上最让人感到辛苦、挫折的,不是工作本身,而是人,堀越二郎有那么好的同事、长官,简直就是梦幻等级的美好工作啊!

执子之手 无限满足

跟工作环境一样梦幻的,是《起风了》里的爱情,堀越二郎与菜穗子两人在火车上第一次邂逅时,双方就在对方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多年后,两人在避暑胜地的饭店再度相遇时,彼此火速就决定要在一起;在这之后的情节,充满了让人羡慕的粉红泡泡,比方说,两个人相隔两地,但堀越二郎接获电报知道菜穗子病得有些严重,就立马搭最近的一般长途车,飞奔去菜穗子家见她,见完之后,又再马上搭车回去工作;又比方说,菜穗子已经病得非常严重,却还是在冰天雪地的天气偷偷离开医院,搭长途车去找堀越二郎;这些事情看起来虽然又有点疯狂,但爱过的人就会明白,这种理智线完全断掉的浪漫,对恋爱中的人来说,一点都不奇怪。

很喜欢堀越二郎与菜穗子婚后的一段剧情,堀越二郎每日都加班到很晚,回到家之后,还必须继续在家里工作,菜穗子躺在他身边,牵着他的手,静静的看着他工作,或许我也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所以很能理解菜穗子的心情,光是静静的看着喜欢的人工作,或是静静的牵着他的手,就是无限满足。

依据史实,《起风了》的爱情故事本尊,不是堀越二郎夫妻,而是日本知名作家崛辰雄与他的未婚妻,但对身为观众的我们来说,故事的真实主角是谁,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故事唤起了恋爱时一心一意爱慕恋人的甜蜜美好。

《起风了》的故事背景是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即便烽火连天,日本后来还遭逢两颗原子弹的轰炸战败,在电影里,却几乎感受不到外在环境的悲惨动荡,只有堀越二郎的沉着;堀越二郎对于梦想、工作与爱情的专注,让他从内到外散发著一种静定的美,美得让人神驰,而他对梦想的专一与踏实,更是激励人心。2020年到现在,全球也正经历着一场堪比战争的灾难,在人心充满恐惧不安的此刻,愿我自己与周遭的人,都同能有拥有像堀越二郎一般,不受外在喧嚣影响的安静美好。


蛋蛋网盘电影 » 《起风了》生于乱世有种责任?靠梦想对抗二战,疫情下看更有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