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号》撼《流浪地球》争亚洲太空片No.1?

近日,韩国电影《》在Netflix上架。说来,这部电影也是命途坎坷。作为韩国影史上首部太空科幻电影,《胜利号》可以说是被寄予了诸多期待。这一点从高达24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43亿元)的投资就可以看出——这是韩国电影史上最大规模的投资。但受疫情影响,该片由去年暑假档推至秋季,后又再次延宕,直至今年2月才在Netflix上线。

《胜利号》撼《流浪地球》争亚洲太空片No.1?

对于一部太空科幻片来说,不能在大银幕上与观众见面,观赏性必然大打折扣。但若从电影本身来说,《胜利号》于韩国电影产业的意义,不亚于《流浪地球》之于中国科幻电影。在《流浪地球》上映时,曾有人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科幻电影难以在中国土壤生长?这个问题对于韩国同样受用。

首先,受限于电影产业与电影文化的发展,韩国商业电影往往以灾害电影著称。而科幻电影,代表着电影工业的最高水准。不仅需要经得起严格科学推演的好故事,更需要工业化水平达到一定程度,才能呈现出与“科技感”不违和的质感。

除此之外,韩国创作科幻电影最大障碍是,人口基数限定了国内市场票房天花板,很难支撑起一个合理的预算。在《胜利号》之前,韩国电影在科幻片的探索,集中于怪兽片(《汉江怪物》)、(《海云台》)、僵尸片(《》)等预算可控的题材之中。

《胜利号》撼《流浪地球》争亚洲太空片No.1?

国际化合作也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雪国列车》作为当年的“冲向奥斯卡”力作,由好莱坞和韩国联合出品,但影片80%的演员都来自英语国家。在《胜利号》之前,奉俊昊还曾为Netflix创作过《玉子》,这部电影的预算接近6000万美元,这是韩国国内市场无法承受的。

因此,一直以来,拍最顶级的科幻片一直是韩国电影人的梦想。这一次的《胜利号》更进一步,相比于《雪国列车》反乌托邦气质浓厚的“软科幻”,《胜利号》更接近“太空歌剧”,是典型意义上的“硬科幻”。

2092年,那时的地球已成为一颗黯淡的星球,渐渐荒凉以至人类无法居住。静谧的深蓝色太空,下面是隐约可辨的黑色云层。直入云天的电梯穿过大气层,将人类带到另一个充满着浓重人工色彩的世外桃源。

《胜利号》撼《流浪地球》争亚洲太空片No.1?

在此故事背景下,《胜利号》也并非毫无韩国特色的好莱坞流水线产品,电影沿袭了韩国传统灾难片的叙事套路,融入了韩国电影擅长的煽情元素。

四名太空工作者泰浩( 饰)、张舰长(金泰梨 饰)、朴泰格(陈善圭 饰)、Sullivan(Richard Armitage 饰)曾经靠着清理太空垃圾为生,直至一次意外,四人发现一名小女孩。

意识到她可能是被太空警察通缉的附带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机械人,四人决定以她换取赎金。然而在见识到大BOSS的野心后,在和小女孩的日益相处中,胜利号船员一行的动机也由“牟利”转向“救赎”。

在电影中,我们可以看到科幻片中那些熟悉的套路,包括“拯救”过程中的艰难、牺牲、患难与共,以及“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


蛋蛋网盘电影 » 《胜利号》撼《流浪地球》争亚洲太空片No.1?